大兴机场通航一年多,周边的村民在干啥?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  日期:2020-12-30

在北京南中轴路的尽头,大兴国际机场拔地而起,这对于北京南部地区发展是一个历史性机遇,经济发展将带动方方面面,就业就是其中一环。通航一年多,累计有3091名本地人在机场就业,产业带动就业效果初显。


12月初,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控规获批,标志着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建设进入新阶段。在这个节点,本报记者走访了机场周边村镇。‍


改革前夜的榆垡

大兴国际机场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正南50公里处。榆垡镇就在机场西侧,是大兴区距离机场最近的两个镇之一,太子务村又是榆垡镇在机场就业人数最多的村。本报记者分三路从北京城区出发,绕六环、奔五环、坐地铁,到达榆垡镇太子务村。


从京开高速下来,拐几个弯就进入了榆垡镇,马路很宽,道路两旁挂着红灯笼,镇政务服务中心设在名为“临空经济创业发展中心”的园区里,在园区所处的街道边悬挂着不少宣传条幅,隔几百米就有一幅,其中有一条标语是“风生水起在大兴 抢抓机遇建榆垡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230094950.png

 

临空经济区控规获批让镇里忙活起来,准备建设的空地上,挖掘机轰隆隆地工作着,一些不符合临空经济区定位的企业正在拆除,准备腾笼换鸟引入高端产业。“这个月我们就拆了10家,到明年3月前还要腾退50多家企业。” 榆垡镇政务服务中心主任佟云说。


榆垡镇本是农业大镇,现在大部分土地已经流转到集体,村民们每人每年能得1500块分红。其下辖的58个村有24个已经拆迁上楼,但太子务村属于没有拆迁的,仍是一派平房小院、炊烟袅袅的景象。


在这里,记者一行人见到了张璐、张旭和杜宝军,哥仨今天正好赶上一天休息。这对于“三班倒”“两班倒”“12小时工作制”“24小时工作制”不等的机场工作人员来说不容易。

 

跳槽到机场


张璐的家就是标准的北方农村小院儿,五间北房加东西厢房,院子不大,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。进门左手随意摆放着三辆车,有大三轮、小三轮、代步电动车。东厢房的墙根下有两只鸡一只鸽子,分着关在两个铁笼里,看见人来了,探着头咯咯咯地叫。刚洗的衣服挂在鸡笼上方的铁丝上,瞬间被冻得凝固起来。正房与西厢房的夹道里撂着几十捆大葱,一股特有的辛辣香气弥漫在小院里。

 

“来这屋吧。”正房一共五间,西边的两间是张璐一家三口的起居室。“大爷,你怎么来了?”正在屋里玩的儿子看见同来的张旭不认生。

 

张旭去年10月开始到机场工作,在哥仨里是最早的,现在东航下属的公司当司机,“以前我也是开车,在马驹桥、十八里店、旧宫都干过,最少也得40分钟到上班的地儿。那时候家门口找不到像样的工作。”

 

每个工作日,张旭要绕着机场环场路开12圈,一小时一趟,每趟20分钟。张旭的车不拉乘客,是东方航空机务员专用车,每架飞机起飞和降落时,机务员们就坐着环场路班车,去给飞机做“体检”。

 

这份工作给张旭带来每月6000元的收入,榆垡镇太子务村村民去机场上班的不少,张旭工资算高的,“这个岗位得有A本驾照,不是谁都有,我也是去年才增驾成A本,不过学早了,今年再去学都能享受培训补贴,12000块的学费只交5000块就行了。”

 

张璐也是开车的,是张旭的叔伯弟弟,原来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干,“我开的是电动车,就在大兴这一片转。”今年初,他也跳槽了,成了东方航空公司的行李分拣员,工资一个月4000到5000元。

 

将一件件行李搬上传送带时,张璐看得很仔细,这是第15号转盘的,这是10号的,“每一件行李应该送到哪儿都得看清楚,我们按照出错率评级,工作分A、B、C三个等级,这可是跟工资挂钩的。”

 

张旭的妹夫杜宝军两个月前入职南方航空下属公司,当上了一名航机员,“啥是航机员,一开始咱也不懂。”当记者问这项工作具体干什么时,杜宝军咧嘴笑了,“其实就是给飞机上配毛毯、耳机、头片、枕套等物品。”

 

飞机一落地,地面调度就开始了各项工作的调配,航机员的工作也由调度统一指挥,“调度提前通知,我们准备好各项物品,然后等流程到了,就快速上机分配这些东西。”杜宝军这项工作月工资也能达到5000多块。

 

在这个大家庭里,还有父辈儿的人也在机场工作。“我大爷,我叔,也都在机场干。他们干保洁,一个月能赚3000块吧!”张旭口中的叔其实就是张璐的父亲。

 

政策开路


“我们不能对不起这个机遇!”谈到借大兴机场促就业工作时,大兴区人力社保局副局长郑占峰有些激动,为了让机场落户大兴的作用发挥到最大,大兴区人力社保局从很早就开始谋划。

 

早在2012年,大兴就提前研判机场周边就业形势,依托区、镇、村三级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开展全区劳动力调查,动态掌握机场投建后,因土地征占、企业拆迁等原因造成的影响。

 

2014年,大兴提前出台就业培训政策,用人单位招用符合条件的机场建设地区的榆垡、礼贤两镇户籍劳动力可在享受市级岗位、社保补贴的基础上,额外享受每年2000元和5000元的增量补贴。2018年,该政策覆盖范围扩大至榆垡、礼贤、庞各庄、安定、魏善庄、采育、长子营七镇,政策覆盖人员从原来的5.1万人增加到14万人。截至目前,累计有297家企业14833人次享受机场就业优惠政策,共补贴资金1021万元。

 

2019年,大兴机场正式通航,大兴区又制定了针对涉航企业的一次性就业奖励政策,为南联航食、融德人力资源公司等9家涉航企业补贴资金120万元。

 

除发放补贴,大兴还大力提高机场周边劳动力技能,早在2013年,就在榆垡、礼贤建立了实训分基地,设置了物流、特种车辆驾驶等与航企有关的实训项目,累计培训劳动者9258人次。2016年,又制定了“1+N”职业培训政策,激发技能培训市场供需两端活力。

 

有了政策,还要加强服务。2016年,为重点服务机场周边劳动者就业,在榆垡镇建立了大兴区职介分中心(现为大兴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分中心)。2017年,大兴将服务的重点转移到网络上,建设了大兴就业信息化平台,实现就业服务线上线下双轨运行。大兴还创出了“1+7”航企就业服务新模式,指定1名服务专员,做好7项就业服务措施,包括主动对接、发布招聘公告、组织报名、面试指导、组织考虑、岗前及在职培训、落实就业优惠政策。创建了“暖心行动”就业服务品牌,将招聘会开到百姓家门口。


微信图片_20201230095210.png

 

理想与现实


今年受疫情影响,航空企业很难,榆垡也受到直接影响。

 

“2019年我们镇在机场就业的有521人,到现在还有不到200人。本来以为今年的就业人数能冲个新高,却被疫情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” 佟云说。

 

为了应对疫情影响,大兴区人力社保局又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,以训稳岗的补贴力度前所未有,全年共批复航企补贴3300余万元,涉及8家航空企业。

 

除了受疫情影响,机场就业流失率高还有多方面原因,“一开始听说要建机场了,老百姓都想得特别好,可是去了才发现,有的工作三班倒,有的一气儿干24小时。”用佟云的话说,好多人去了才感觉机场的工作“不太甜”。而且家里有拆迁补贴的,兜里都至少有百十来万元钱,生存压力小了,人们的就业意愿也降低了。

 

太子务村现在机场就业的有60多人,“三四十岁的干点有技术含量的,年龄大的多是干保洁。保洁这种岗位想招年轻的也招不到。”太子务村就业服务专员张淑英说。

 

为了让村民掌握工作技能,榆垡镇在区级补贴的基础上还出台了镇级补贴政策,像张旭的A本驾照培训,“区里补2000元,镇里补5000元,这一大半费用就下去了。” 佟云说。

 

针对老百姓在机场干不长的问题,镇里还打算出台更多激励政策,最近就在酝酿交通补贴办法,凡在2021年至2022年底到机场就业的,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一年及以上或缴纳社会保险满12个月,就可以申请这项补贴,每人一次性1500元。

 

据佟云介绍,榆垡镇24个拆迁村一共有11894名劳动力,预计在机场就业可达到5000人。

 

没拆迁的村也有就业需求,“我们这只有70来岁的人才种地,年轻人都是找工作,要么是女人在家带孩子。”张淑英说。

 

进入新阶段


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控规获批,标志着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建设进入新阶段。

 

对于榆垡人来说,他们能直观感受到的是,拆迁的铲车,旧企业的退出,大片的空地。

 

说到未来,佟云说:“对我们本地年轻人可能更有吸引力,毕竟,未来是属于高端产业的,我们镇上的年轻人有学历的大都在城里上班,如果经济区真的起来了,可能会吸引一部分年轻人回来工作。”

 

对于大兴区人力社保局来说,仍然要做好一手托两家的工作,“一边是要招聘的企业,一边是要就业的人,怎样把这两边服务好,我们还要把工作做细,在人力资源服务上,我们不仅要做强公共服务,还要引入市场力量,要把高端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引到大兴来,为大兴配置人才,实现资源的优化整合。”郑占峰说。

 

夕阳西下,在榆垡规划馆前的文化广场上,记者被悠扬的乐曲吸引,伴着乐声,一位大叔手中挥动着长长的红绸带,在夕阳的映衬下,绸带的边缘微微发光,这发光的红绸带飞舞着、飞舞着,照亮了榆垡的整个天空。

 

首页 |  关于我们  | 联系我们  | 免责声明